焦点首页 | 新房| 二手房| 租房| 家居
北京二手房  > 北京导购 > 导购详情

百态人生:租房8年的煎熬

  我和妻子已经携手走过15年。不知为什么,如今看到“裸婚”两个字,总会忆起自己搬了5次家、折腾了8年的那段在煎熬中度过的租房岁月———

  第一次租房

  房东强行要回办丧事

  我在城里上班,老家在乡下。结婚那年,我25岁,是货真价实的穷小子。

  妻子是嫁到我老家土房子里来的。老家的一切温暖而熟悉,天空碧蓝如洗,房顶炊烟袅袅,周围没有喧嚣的马达声,偶尔会听到“哞哞”的牛叫声,远远地,还能嗅到青草味,纯净的空气沁人心脾。这种日子,让人感觉既亲切又踏实。

  短暂的婚假结束了,我和妻子返回城里,在城郊租了一间2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。房子虽小,但功能俱全,集客厅、卧室、厨房于一体,被打理得简洁实用。可惜没多久,房东的父亲去世了。房东执意要用我们租住的房子办丧事,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。我们据理力争。我说我们租房子是提前交了房租的,另外,双方有协议,租用期间房东不能擅自挪作他用。房东蛮不讲理,一副“我的房子我做主”的架势。妻子说算了吧,犯不上花钱买不痛快,再说人家办丧事,也确实有难处,就别跟他计较了。

  于是,我们退了房,带着尊严默默地离开。我和妻子继续找房子,继续寄人篱下过日子。就这样,租来租去,居无定所,先后搬了5次家,折腾了8年光景。

  最惨的一次

  被困在封闭式“迷宫”中

  最惨的一次租房经历,是在城郊的一个院落。那是个闲置已久的独院,乍看去有点杂乱和荒凉。房子是传统的土坯房,虽然陈旧,却很僻静,我和妻子一见倾心。当年春天,我们清理了院子,开出一块菜地,种了青菜和花草。到了夏天,满院子姹紫嫣红,蜂蝶飞舞,郁郁葱葱,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。然而,现实很快打破了生活的宁静。

  那段时间,城郊要搞开发,这就意味着老房子面临拆迁。精明的房东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发家致富的机会,他没有征求我们任何意见,就铲除了院子里所有的树木花草。接着,在最短时间内,大兴土木,直到整个院子都盖满了房子。说是房子,充其量也不过是房屋框架而已,纯粹是豆腐渣工程。房东突击搭建房子,无非是加大讨价还价的筹码,以便最大限度地向政府寻求拆迁补偿。由于事发突然,我和妻子猝不及防,根本来不及找新的房子租住。

  在接近一个月的时间里,我们被困在这几近封闭式的“迷宫”中,出了房门,还是房门,曲曲折折。白天,看不到天上的太阳,晚上,伸手不见五指,妻子宁可抱着孩子回老家居住,也不敢再独自待在房子里。她说,那就是聊斋故事里的场景啊,越想越觉得荒凉,越想越害怕。如今,每当回首那段日子,妻子还耿耿于怀,眼睛不经意间就湿润了。

  儿子3岁时

  我们拥有了自己的房子

  儿子3岁时,我们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。毫不夸张地说,那一年具有里程碑意义。尽管房子有点狭小,档次比较低,但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家,我们是房子的主人,那种幸福感,只有自己才体会得真切。我们在小房子里住了7年,尽情享受着温馨、快乐和来之不易的幸福。直到不久前,在父母和亲友的支持下,小房子又换成了较大的房子。虽然有房贷在身,但主人的感觉不仅丝毫未减,更掺杂了一种家庭疆土拓展的兴奋和喜悦。

  回首租房往事,点点滴滴犹在眼前,心底有辛酸,也有温暖。我想,如果说生活磨难是一笔财富,那么,8年的租房经历,既是我和妻子同甘共苦的见证,也是全家人倍加珍惜的精神财富。(刘玉秋)

相关阅读:

12月亚运村、旧宫好房团着看 岁末抄底放心房

搜狐焦点二手房北京站有群啦(280171679),为您量身推荐所需好房,快点加进来吧!

坐拥鸟巢水立方 尊享国奥村豪华大宅 单3.6万起

聂梅生:未来房价7%增幅 芍药居免税双轨2居198万

北二环和平里2居110万起 低市场价和平里年底抛售

上涨趋势十年内不会逆转 百子湾一居仅157万

月供每月少300元买房好时机 六里桥地铁房120万